分享到

贺氏父子眼中的现代赛鸽运动与点评

2018/11/12 22:34:06 超级管理员 64

       说明:这是一篇老文章,大约在2013年发表在四川《鸽友》信鸽杂志上。从一位外国著名的赛鸽家家族和负有盛名的信鸽经纪人家族而言,这对于中国人、那怕是资深鸽友的视野里,也感到奇怪或是奇迹。比利时鸽界著名的贺氏家族,有其老爸菲力浦•贺伯特、老妈佳克琳、大儿子乔•贺伯特、二女儿米特•贺伯特、小儿子阿夫•贺伯特等组成,以此为生、乐此不疲,整天围着鸽子转,为着鸽子快乐着生活。尤其是菲力浦•贺伯特和乔•贺伯特父子对中国赛鸽运动发表了一些独特的看法,至今让人深思,使人感悟。

        比利时鸽界著名的贺氏家族,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其称呼也发生着变化,即“贺伯特兄弟”至“贺伯特家族”。早年打出的旗号称“贺伯特兄弟”,代表着乔瑟•贺伯特和菲力浦•贺伯特兄弟俩的老一代养鸽人;现今称之为“贺伯特家族”,有其老爸菲力浦•贺伯特、老妈佳克琳、大儿子乔•贺伯特、二女儿米特•贺伯特、小儿子阿夫•贺伯特等组成,他们不仅是世界名鸽名种的收藏家和经纪人,也是比利时赛绩辉煌、素享盛名的著名鸽舍。他们全家成员整天为信鸽事业忙碌着。

        一、对中国鸽友与公棚的初步印象

        新世纪第一个10年刚过不久,菲力浦•贺伯特和乔•贺伯特父子对中国赛鸽运动发表了一些独特的看法。

        这些朴实、真诚、不加修饰的的表述,至今仍有警世的价值。贺氏父子曾去过许多国家,但中国留给他们最深的印象是:中国参加赛鸽运动,他们不光看鸽子的血统与名声,他们第一看重的是鸽子本身的质量,同时也看鸽子的血统,追求质量至上,这就是中国赛鸽运动爱好者给他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近年来,中国兴起公棚赛,虽然是中距离比赛,但很多时候需要中长距离的品系,或者有25%长距离鸽系添加进来。特别要考虑公棚赛线的地形,如是一马平川,中距离是可以的,如果有山有水,就需要一些飞长距离的鸽系。因为公棚是比较特殊的比赛,有时看似很容易,其实也很困难。对于公棚赛事来说,赢的人总说好,输的人肯定会抱怨,其中最重要的是,公棚比赛是公平的。

        点评:菲力浦•贺伯特于1995年第一次来中国,首选之地是上海,被受聘为上海市信鸽协会顾问,至今仍任此职。笔者曾于2005年初跟随上海市信鸽代表团访问比利时、德国、法国等地,受到菲力浦•贺伯特陪同与向导。他是一个生意人,表现得很实在;他又是一个赛鸽家,取得了诸多辉煌战绩。尤其是他家的种鸽,具有世界顶级水平。

        时光如梭,现今听听上述贺氏父子的言论,最起码透析出三个信息:其一、乔的出现,说明“子承父业”的真正(全面)开始;其二、贺氏父子对中国鸽友举止的评价,表面上说明中国鸽友在“交学费”后鉴鸽水平的提高,其实质在佐证中国赛鸽运动水平发展的必然;其三、父子俩道出送公棚幼鸽的策略,但他们希望中国公棚公平为本,这值得诸多公棚的反思与改善!

        二、不能用价格来衡量鸽子的好坏

        好的种鸽价钱一定会高,但好的种鸽培育出的下一代是否一定是好鸽子,那就不能完全确认。买了好的种鸽以后,要在配对方面下功夫,这很重要。如果下得功夫多一些,其后代出好的赛鸽机率可能会高一些。当然,花很少的钱买到好鸽子也有可能的。好鸽子主要看其质量,有时鸽子的价格会忽高忽低产生波动,但只要本人看中,就可以买下。在实际操作中,鸽子的质量与其主人是否有名相关联,当然也有些鸽子看起来特别好,但其主人并不出名,也有可能4~5年后,其主人就有名了。所以,鉴鸽定质不能一概而论。

        点评:贺氏父子在实践经验中道出“按质论价”的辩证性:从纵向来看,鉴鸽的科学性与不确定性左右着鸽子的价格与波动;从横向而言,名家名鸽与百姓好鸽是有价格上很大的落差。但问题的关键是,他们的谈话很有启发,聊得也很精准,一是“只要本人看中,就可以买下”;二是“买了好的种鸽以后,还要在配对方面下功夫”。其一、背后蕴含着买家必须信奉的“缺什么买(补)什么”的硬道理;其二,关于配种,具有“育鸽参赛、把根留住”的核心价值,已经昭然若揭了。这些简明的话语对广大中国鸽友来说,都是颇有启发性的。

        三、花高价钱买鸽最主要为了满足某种特殊的需要

        有人说:“中国人引进欧洲种鸽不理智,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我们觉得不是这样的,很多总国人会用一种比较合理的价格来买鸽子。其实,每个人的心理价位是不一样的。比如:要是我们相中1羽好鸽子,同时也很想提高本舍鸽子的质量,就会商量买不买?但是,我们会有一个价格上限,有一个价格浮动区域。什么价出得起?什么价出不起?这是买卖中的一条铁律。

        但可能当时中国人买“灰王子”(15.6万欧元)时,还没有超过他们预想的价格,所以他们还是买了。有关中国人购买“灰王子”名鸽,我们是不会花这么多钱去买,如果我们的钱多得数不清的话,也有可能买它。但我们的朋友会买,我们问他,你为什么会花这么高的价钱去买?这位朋友回答:“我买这只鸽子就是想高兴,每天看到这羽鸽子心中就很舒坦,这就是快乐所在!”可见,每个人对鸽子的价值标准是不一样的。

        在实际生活中,我们还有一位日本朋友,他买了1羽巴塞罗那国际冠军鸽,这是因为此人拥有许多公司并十分有钱。当时我们就问他:为什么这么狂疯买鸽子?我们的朋友答道:“每年我要参加50个聚会,每次我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可我并不觉得是最开心的事。但只要我一拿起鸽子,就会感觉是最开心的事。在我心目中,我花了这么多钱买羽鸽子,这是值得的!”我们也曾在报上看到中国人花了100万欧元买了1条藏獒,觉得这也太疯狂了,表示非常不能理解。但反过来说,如果我们花了2万欧元买了1羽鸽子,也会觉得理所当然。因为我们不喜欢藏獒而喜欢鸽子。

        目前,在欧洲人眼里,中国是经济发展最有潜力的国家,而在欧洲拍卖会上的中国人都不是穷人,因此,有时候两人都看好某1羽鸽子,很可能会把价格抬上去。这也反映出拍卖是在竞争中的捷足先登。

        点评:似乎在讲故事的贺氏父子俩,滔滔不绝。在故事背后却透露出一个玄机:贺氏父子凭经验与直感道出“价格是按照价值和供求关系上下波动着”的买卖原理。这似乎在佐证马克思关于价值规律的学说。

        这里,两个问题必须再赘述一下。一是有关中国鸽友拍卖“灰王子”一事,而后还有购买“美丽人生”等大名鸽的超级纪录等,是由中国鸽业以阔绰的大手笔15.6万元(时价1欧元=9.09元人民币)购买了“速霸龙”血系的世界名鸽“灰王子”,其父鸽顶级种鸽“福雷迪”B-94-4407032喷点灰白条黄♂,其子代、孙代的赛绩辉煌耀眼,举世无双。直系“灰王子”B04-5065642灰砂♂,以05年和06年两次赢得全国波治超万羽大赛4位与11位,同时还在维尔宗比赛(6928羽)中荣获2位,这是1羽世界名鸽和奇鸽,中国人一举拿下,显示出其引进世界顶尖名种的胆略。

        当然,这也引起了世界媒体的关注与议论,连英国的《独立板》还发表了“中国人养鸽子不仅仅是爱好”的文章,世界著名媒体《路透社》也选登了“中国一买家用放大镜仔细检验鸽子”的照片。其实,这些议论形成了两大观点:即一种观点认为,“灰王子”既非可爱的艺术品,也非精美的古瓷器,而是一只长相极为普通的鸽子,很难把它从特拉法加广场的鸽群中挑选出来。那年1月拍出的“灰王子”,为比利时著名的“赛鸽天堂”拍卖行创下了新的世界纪录。另一种观点认为,“一瓶名酒只是一瓶,如果你拥有1羽好鸽子的话,可以获得很多优秀的子代和孙代鸽子”。

        这羽价格折算黄金重量而大大超越体重的“灰王子”(有人计算,1羽“灰王子”体重≈10羽相同重量的黄金鸽),现在落户在中国,其引起经济学方面思虑的“性价比”问题,仍会回荡在世界鸽界与中国鸽界争议之中。二是有关贺氏父子眼中的日本朋友,他的举止言行显得非常正常:超级有钱者就是在玩世界尖端“产品”(鸽子如此,藏獒也如此……);超级有钱者能以钱实现“兴趣第一”,当然,也不排斥炫富心态的体现。这就是“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辩证法,在鸽界中最好的注释与体现,简单地说,也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好”!

        四、中国培育出自己的品系需要时间

        这是一个十分艰辛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完全相信中国能培育出自己的品系,但这需要时间。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赛鸽运动的发展需要很悠久的历史。比如:我祖父的祖父就开始养鸽子了。在延绵不断的时光里,我们对赛鸽精心饲养,投入很大精力、资金,进行优胜劣汰,并通过筛选后的进化,留下的鸽子都是非常优秀的赛格或种鸽。中国人也可以用中国的赛鸽交配出很好的鸽子,只是需要时间。在比利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培育出优秀的鸽子,只有非常懂鸽子的高手在花费很长的时间过程后才能做到。目前,中国鸽友在缺乏经验情况下,培育品系是件困难的事。

        引进欧洲优良品种,对培育中国品系是有好处的。养鸽育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一轮又一轮的试验,也需要选择配偶并在轮换中加以鉴别,也许有20%的成功率,也许仅有1%的成功率。但是,如果你遇到1羽非常好的种鸽,成功的机率就会很高,就能培育出很好的优秀后代,再经过一代、二代、三代,直至经过多代的进化,就比较容易培育出好鸽子了。

        鸽子的血统非常重要,种鸽的爸爸、妈妈、祖父、祖母的品质也非常重要,如果2羽不好的种鸽相配,产下优秀后代的机率是很低的。引进优秀的欧洲种鸽,和中国高位的赛绩鸽交配,这对中国培育鸽系是有帮助的。

        点评:比利时是现代赛鸽与育种的发源地,也是当今的龙头老大,这是基于其对现代赛鸽运动或对世界鸽界重大影响所致。贺氏父子生在比国和其家族背景有资格讲述这些话的。这不仅是对中国鸽界的希望,也是对中国鸽界的告诫。

        欧洲在培育鸽系方面,形成了两个十分良好而又畅通的渠道:一个是以比利时为代表的强豪家族育鸽体系,他们有5~6代甚至更久的家族育种的传统;另一个是以英国罗拉繁殖场为代表的高起点科学育鸽方式,他们不惜工本引进世界名鸽,实施科学配种,其后代售至世界各国并经历竞翔的检验,采取市场运作的方式盘活名鸽资源。这些有益的做法,都值得中国鸽界借鉴。

        贺氏父子说,需要时候。需要多少时间呢?没说。

        中国现代赛鸽运动与改革开放同步,但其赛绩及对世界的影响力却超越中国改革开放的平均速度与水平。笔者认为:中国培育出自己的品系一直在做,在竞翔实践中也涌现出诸多地域性的优秀品种;可能在日后10年中会有较大的突破。当然,中国有志于育种的鸽友,还应当在文化和时间方面下功夫,真正做到“中国特色,世界品质。”从现实状况而言,中国鸽友引进外国品系的种鸽已经出现过多过滥的不良倾向,同时,也需谨防“鸽托”和信鸽拍卖中“撬边模子”,哄抬鸽价的现象。

        五、中国成为世界信鸽运动的强国需要积累

        中国赛鸽运动发展是世界上最快的。中国信鸽运动发展很快是因为中国鸽友非常聪明,他们不断地引进新品种,充实到自己的鸽舍中,这样才能更好地发展。

        如果想要更好地发展,应当落实在各鸽友的鸽舍发展之中。这不是单看一个鸽舍中1~2年的成绩,也不苛求要看20余年的成绩,但至少看其5~6年的成绩。如果一个鸽舍在5~6年中表现很好,说明他们有很好的基础。这需要把所有的因素综合起来,当然鸽子好是首要的,除此之外还要靠中国鸽友对鸽子所下的功夫,比如:鸽子吃的食物、喝的水、生活的环境,还有对鸽子的训练及各种营养品的使用。

        点评:中国若能从赛鸽大国成为世界信鸽运动的强国,这不仅是中鸽协、各省市鸽协的共同愿景,也是中国30余万广大鸽友的憧憬与希望。对于这一问题,贺氏父子作了极其巧妙的回答:从基础做起。从每一鸽舍做起。而赛绩持续性则是检测赛鸽品质的风向标和硬指标。作为世界级赛鸽强国,当然还需要在育鸽能力和综合管理工作方面的技术操作层面下功夫。寥寥数语,切中时弊,涵义较深。

        笔者思时:中国成为赛鸽强国,必须具备在国内外比赛(与国外强豪同场竞技)中须经常力克欧洲强豪的事实;中国的种鸽输出与种鸽繁衍后代的水平应占世界强豪国家在内的一席之地;中国的赛鸽文化(爱鸽、科研、媒体、宣传、网站等)应行进在世界的前列。我们大家齐心努力吧!

发表评论:
表情